依靠政府补助扭亏 扩张遭反噬股价熊途6年
2021-07-26 11:29:07 来源: 华夏时报

奥飞娱乐距离“东方迪士尼”更远了。近日,奥飞娱乐发布了扭亏的2021年中期业绩预告,这份依赖政府补助得以扭亏的预告并未阻止奥飞娱乐股价颓势,股价随后接连下滑4个交易日。与此同时,奥飞娱乐还披露其玩具、婴童用品业务成本上升,婴童用品及玩具出口业务受影响等问题。

曾依托“买买买”模式,奥飞娱乐业务快速壮大起来,而在过去的6年,奥飞娱乐开始承受疯狂扩张的反噬,尤其是2018年因商誉减值而亏损超16亿元;与此同时,奥飞娱乐股价从2015年12月的最高点54.85元/股一路下滑。

对此,奥飞娱乐资本发展部门相关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做好企业经营是市值管理的关键核心,公司管理层团队正按照经营计划稳步推进各项业务。”

依靠政府补助扭亏

奥飞娱乐7月15日发布2021年中报业绩预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0万元–750万元,较上年同期扭亏为盈,上年同期亏损4995.76万元。上半年奥飞娱乐能够扭亏为盈主要在于得到政府补助,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金额为2500万元。

奥飞娱乐还进一步披露,由于大宗商品原材料、人工成本及出口船运成本等持续上涨,导致公司玩具、婴童用品业务成本上升;广东部分区域在5、6月出现疫情,盐田等重要港口受此影响采取了相关管制措施,造成货柜积压、船期延误等问题,对公司婴童用品及玩具出口业务产生一定影响。

上述奥飞娱乐资本发展部门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玩具制造需要使用大量的塑胶及包装材料,公司将持续关注相关大宗商品原材料的价格波动情况,目前已通过精益生产、降本增效等管理措施降低影响程度,例如合理安排生产计划,提高产出及效率;采用更改材质、工艺方式降本,统一材质品类等。”

与此同时,受“超级飞侠”事件影响,相关的玩具销售、播片、授权等业务在二季度收入不及预期。

今年3月13日,奥飞娱乐创作的《超级飞侠》因地图使用不严谨等问题受到网友批评,另外,片中关于中秋的表述存在严重歧义等问题,此后《超级飞侠》下架整改,整改后的《超级飞侠》已于4月25日在各大电视台陆续重新上线。

扩张遭反噬

在过去5年,奥飞娱乐一直都处于业绩波动期,2016年-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98亿元、0.9亿元、-16.3亿元、1.2亿元及-4.5亿元。

image.png

2017年,奥飞娱乐的净利润开始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9012.96万元, 同比减少81.92%,奥飞娱乐对于净利润下滑解释,“主要是公司第四季度上线的潮流玩具业务未达预期;公司海外影视业务收缩调整及影视投资业务亏损;公司游戏业务未达预期及对应该业务子公司商誉减值等所致。”

而2017年没有亏损的一个原因在于“卖地”,2017年,奥飞娱乐出售旗下奥迪工业园的房屋建筑物及土地使用权等资产就赚得6734万元;其当年扣非净利润为-1.6亿元。

到了2018年,奥飞娱乐亏损达到了16.3亿元,则在于当年年底计提了资产减值约14.95亿,其玩具业务“陀螺”等项目销售不达预期;前期已投动漫影视片调整;海外玩具反斗城的影响等,在14.95亿元中,包含奥飞娱乐对爱乐游信息、上海方寸、四月星空等3家游戏公司商誉减值就高达8.21亿元。

奥飞娱乐于2009年上市,次年就开始其多元化布局,2013年奥飞娱乐更提出“泛娱乐战略”后,大举收购漫画、影视、游戏等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业务,到2017年纳入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高达71家,与此同时到2017年积累了高达29.32亿元的商誉。

今年1季度,奥飞娱乐的商誉仍达18.66亿元。上述奥飞娱乐相关人士说,“公司商誉主要集中在喜羊羊资产组、有妖气资产组、婴童用品产业化资产组等,目前相关公司经营情况正常,未发生减值迹象。”

此前通过扩张讲故事,奥飞娱乐的股价也一路走高,到2015年12月31日站上54.85元/股的历史高位,但随后也开始了漫漫熊途,截至7月21日收盘,奥飞娱乐报5.68元/股,6年多的时间,股价跌去89.64%。

收入依靠玩具、婴童用品

7月19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一傍晚,在北京市凯德茂大峡谷3层“奥飞欢乐世界”门店中,仍有顾客络绎不绝地进入到店里。

“奥飞欢乐世界”室内乐园是奥飞娱乐2017年底开始布局的新业务。上述奥飞娱乐人士告诉记者,“奥飞欢乐世界”是公司发展To C业务的重要链接窗口,其核心价值在于能够直接接触大量3到8岁的孩子及家庭消费单元,这部分群体正是公司最核心的受众用户,对公司有重大战略意义。

据记者了解,2020年新冠疫情冲击了线下消费,“奥飞欢乐世界”也顺势对部分早期开设的门店和业态进行了优化调整,升级产品和服务。目前“奥飞欢乐世界”与万达、凯德、保利、龙湖天街等商业地产建立了良好合作关系,在全国开设了20多家门店,初步建立了品牌知名度,门店收入规模获得增长,出现了郑州瀚海店、杭州之江店、西安龙湖天街店等月销额突破百万元的门店。

上述奥飞娱乐人士还表示,现阶段,“奥飞欢乐世界”仍属于公司开拓型业务,通过开店和闭店的常规操作不断调整打磨财务模型。

而经过扩张后,给奥飞娱乐带来收入的主要还是玩具和婴童用品,奥飞娱乐2020年财报显示,玩具收入为9.86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48.51%,位居第二的则是婴童用品,收入为9.06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38.26%。

“公司管理层团队正按照经营计划稳步推进各项业务,包括重点开拓K12+赛道业务,持续深耕头部IP的盲盒、手办等潮玩周边商品,打造奥飞潮玩专属的品牌与体系;婴童业务继续加大投入,加快商品研发,争取在干湿棉巾、餐哺洗护、玩教游乐等品类中打造爆款产品等。”上述奥飞娱乐人士称。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