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细胞治疗元年开启:CAR-T准备进医保,胜算几何?
2021-08-16 10:39:19 来源: 华夏时报

“天价”细胞治疗元年开启:第二款CAR-T产品待审批,进入医保可有希望?

2.jpg

图片来源:CDE官网

继复星凯特的CAR-T产品国内获批后,第二款CAR-T产品也即将问世。

近日,中国国家药品审评中心(CDE)官网显示,药明巨诺瑞基仑赛注射液的上市申请终于进入“在审评”阶段,有业内人士认为,该药品或在近期获批上市。不过,瑞基仑赛会不会像复星凯特的阿基仑赛一样被发补,导致上市延期,仍是未知数。

此前,由于国内未有CAR-T产品获批,监管层对这两款药物态度谨慎,自上市申请被药审中心受理,到进入审批阶段,历时均超过一年,可谓漫长。但随着复星凯特将国外成熟产品成功本土化,后续相关产品审评审批有望加速,中国细胞治疗元年开启。

如今,首款CAR-T产品的商业化在推进之中。复星凯特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国内已有患者成功买到阿基仑赛。“患者想要购买这款药,可前往各大省会城市的最大三级甲等医院和肿瘤专科医院的血液科或淋巴瘤科咨询治疗。”

兴业证券研报认为,在国内中短期CAR-T行业的竞争格局中,价格和市场推广将成为重要影响因素。

个人定制,价格高昂

近年来,资本涌入CAR-T赛道,不少企业纷纷融资、上市,头部玩家包括复星凯特、药明巨诺、传奇生物、永泰生物、科济生物。临床试验也呈井喷之势。据兴业证券研报数据,目前,美国和中国对于细胞治疗的研究数量为全球最多。2020-2021年,美国IND的数量从479起增长到654起,中国IND的数量从264起增长到420起。

3.jpg

图片来源:兴业证券研报

但CAR-T行业亦面临挑战。一方面,大部分临床试验出现靶点扎堆的情况,且集中在患者规模较小的血液瘤领域末线治疗,未来各家公司或面临比PD-1更激烈的同质化竞争;另一方面,CAR-T产品普遍定价高昂,入院存在困难,国内的商业化如何落地,需要探索与实践。

所谓CAR-T产品,指的是经过基因改造的T细胞,配备有嵌合抗原受体(CAR),能使T细胞识别并消灭表达相应抗原的细胞。

CAR-T产品主要用于血液瘤治疗,包括白血病、淋巴瘤、骨髓瘤,患者仅需要一次输注,但需要用自体CAR-T细胞制备,即由医疗机构采集患者的外周血淋巴细胞,再送往药企,药企通过基因修饰技术改造T细胞,并进行扩增生产,最终回输给患者,极度个人定制化,不仅需要耗时2-4周,并且由于癌症患者体内淋巴细胞计数低,进行T细胞的扩增与生产难度大,存在失败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CAR-T制备工艺非常复杂,相对应的生产工艺过程优化也较为缓慢。一方面,CAR-T产品尚无统一的技术标准,每个制造商在CAR设计,基因导入,细胞培养和细胞纯化技术方面存在差异;另一方面,许多CAR-T产品使用人工操作,非常耗时耗力,而且难以扩大。

这导致了CAR-T产品的产能有限、成本极高。据兴业证券研报数据,制备一份CAR-T细胞的成本约在20-50万元。在整个生产流程中,占用成本最多的是培养及转导CAR-T所用的培养液、质粒、核酶、病毒载体等耗材,占用了总成本的约49-51%。

因此,CAR-T产品普遍定价高昂。美国FDA已批准5款CAR-T产品上市,定价集中在37万-48万美元区间,约合240-310万元人民币。虽然患者仅需要一次输注,但依然难以负担。

4.jpg

图片来源:兴业证券研报

今年6月,国内首款CAR-T产品阿基仑赛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二线或以上系统性治疗后复发或难治性大B细胞淋巴瘤的成人患者。复星凯特方面并未向本报记者透露阿基仑赛的价格,不过据网传药品销售订单显示,阿基仑赛零售价为120万元/袋(约68ml)。

阿基仑赛并非自主研发,而是由复星凯特将海外已获批的CAR-T产品——Yescarta进行技术引进,并本地化生产。复星凯特有其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技术及商业化权利。

如果网传信息为实,那么阿基仑赛的国内定价,就是在Yescarta国际价格的基础上打了五折。Yescarta的海外定价为37.3万美元,约合242万元。2018至2020年,Yescarta销售额分别为2.64亿美元、4.56亿美元、5.63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6.03%。

准备进医保,胜算几何?

医保是否会考虑为首款CAR-T产品买单?

据复星凯特方面透露,公司正在主动配合国家医保部门以提升患者的可及性。7月30日,国家医保局公示了通过医保目录调整初步形式审查的药品名单,这些药品有望被纳入2021年国家医保,其中就包括阿基仑赛。

5.jpg

图片来源:国家医保局官网

但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医保局在公示后的工作解读中再度强调了基本医保“保基本”的功能定位。其表示,一些价格较为昂贵药品通过了初步形式审查,仅表示经初步审核该药品符合申报条件,获得了进入下一个调整环节的资格。这类药品最终能否进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还要接受包括经济性等方面的严格评审,独家药品还要经过价格谈判,谈判成功的才能进入目录。

可以参考的是,在去年医保目录调整中,亦有不少年药费超百万的高值药、天价药通过了初审,但并未走到价格谈判这一步,纳入医保希望较小。对此,有专家认为对于一次性的肿瘤治疗药物,创新支付或许是提高创新药可及性的解决方案,比如,国际上类似的创新药医保按两年的时间支付,避免一次性支付压力。

目前,随着CAR-T热度上升,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涌入赛道,它们主要分为三类,一是与海外大型药企合资,进行成熟产品的引进与本地化生产,比如复星凯特;二是寻求全球化合作,比如传奇生物;三是自主研发,包括永泰生物、科济生物等。

毫无疑问,CAR-T赛道具有较好的市场前景。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全球CAR-T细胞治疗市场从2017年的0.1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11亿美元。预计2030年市场将进一步增长至218亿美元,2024年至2030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2.1%。

而中国CAR-T市场有望在2021年启动增长,市场规模为2亿元人民币。预计2024年和2030年市场规模将分别进一步增长至53亿元和289亿元,2024年至2030年CAGR将达到32.6%。

但是,有部分业内人士担忧CAR-T赛道或将出现靶点扎堆的同质化竞争,成为“下一个PD-1”。目前,全球获批上市的5款产品中,其中4款均靶向CD19。而据华创证券研报统计,全球在研的CAR-T疗法,也有129项临床研究集中在CD19靶点。并且,CAR-T产品主要应用于血液瘤领域的末线治疗,患者基数相对较小,市场空间有限。

并且,这些竞争者也或将受到国内即将推出的抗肿瘤药新政影响。7月2日,中国国家药品审评中心(CDE)发布公开征求《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下称《原则》)意见的通知,其中要求,当临床试验选择阳性药作为对照时,应关注阳性对照药是否反映和代表了目标适应症患者最佳用药情况;当计划选择安慰剂或BSC(最佳支持治疗)作为对照药时,则应确保该适应症在临床中确无标准治疗;当有BSC时,应优选BSC作为对照,而非安慰剂。

该新政被视为是在纠偏国内创新药行业的内卷与同质化竞争,遏止资本恶性追逐投入和生物药企无限制重复研究。加大了新药研发的难度,对临床试验设计与患者招募提出了更高要求,鼓励药企去探索“Me better”和“First in class”新药。靶点扎堆的PD-1与CAR-T赛道,首当其冲。

寻路商业化,治疗中心是稀缺资源

阿基仑赛已获批月余,商业化进展如何?

有三甲肿瘤专科医院的临床医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CAR-T产品的入院会较为困难,因为价格太高。据其了解,阿基仑赛“目前还没有进医院”。

目前,阿基仑赛主要在特药药房销售。复星凯特方面告诉本报记者,已有患者买到这款药。有需求的患者可前往各大省会城市的最大三级甲等医院和肿瘤专科医院的血液科或淋巴瘤科咨询治疗。这些医院由复星凯特对相关科室及主诊医生进行了专业化培训,并完成全球一致的标准化治疗认证,确保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规范化治疗。复星凯特也把这些经培训认证后的医院称为治疗中心。

在治疗中心,医生会综合评估患者病情,为符合接受该药品治疗条件的患者开具处方,患者在医院或医院指定的特药专业药房购药,在医院完成单采和回输。

“治疗中心的名单还在更新中,其中就包括了做阿基仑赛桥接临床试验的四家医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天津市肿瘤医院。”复星凯特方面表示。

由此可见,可以开出阿基仑赛处方的治疗中心门槛较高。有业内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理论上说,在末线治疗用细胞免疫疗法的副作用可能比较大,根据两个在美国已经上市的产品和一些目前在临床试验中在研的产品也发现有可能引发细胞因子风暴(CRS)这种炎症,或者是像神经毒性(NT)这些不良的副作用。”此外,还包括肿瘤溶解综合征、血细胞减少、感染,低免疫球蛋白血症及乙肝病毒激活等。

因此,患者在完成CAR-T细胞回输后,应接受至少7天的留院观察,在输注4周内,还要持续跟踪患者的情况,并在出院后继续保持定期观察。一旦发生上述不良反应,需要有经验的医生及时、规范地处理不良反应,否则可能导致患者死亡。

这也是参考了美国现行的CAR-T经验。FDA强制要求,CAR-T产品只能在经认证的治疗中心进行使用,并由经过培训的医生提供,这些治疗中心大多是医院的血液和骨髓移植部门,并且整个治疗过程从细胞收集、储存、运输和接收都有既定流程和数据要求。

这意味着,未来具有资质的医院将是稀缺资源,不仅需要具备过硬的基础科研能力,也需要具备一定的信息化能力。谁能占据越多的医院资源,拓展自家产品的治疗中心,对放量尤为重要。在此方面,先获批的产品将有较强的先发优势。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