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政策下的少儿编程市场 前8月融资达12起创历史新高
2021-08-31 09:45:41 来源: 华夏时报

开学季来了。在刚刚过去的暑假里,董女士通过大数据的推送接触到了线上的“少儿编程”课程并给孩子报了名。“现在是信息时代,这应该会是未来的趋势,孩子多多少少还是要接触一些。孩子试听后感觉挺喜欢的,就继续让她学习了。”董女士这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随着7月下旬“双减”政策落地,课外教培行业在这个夏天遭遇了“寒冬”。学科类教育公司纷纷向素质教育转型,素质教育公司也在积极布局新产品,素质教育培训课程成为被资本和消费者选择的“新宠”。少儿编程教育摇身一变成为其中最火热的行业之一。

知名财经大V、洪大教育创始人洪榕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少儿编程行业远没有到跑出“独角兽”的阶段,预计在将来,这个行业会出现千亿级市值的公司,估值提升空间还很大。目前看来,少儿编程行业确实仍属于发展的早期阶段。

前8月融资达12起创历史新高

企查查数据显示,“少儿编程”相关企业有608家,2020年新增177家;今年1-7月新增77家,同比增长30.5%。而从地域分布来看,广东省的少儿编程教育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达129家。虽然目前国内专门从事少儿编程的企业并不算多,渗透率依然不高,然而在全民AI大背景和“双减”等相关利好政策的支持下,少儿编程市场一片火热。

据了解,2021年1-8月,国内少儿编程赛道共涌入12起融资事件,披露融资总额超16.05亿人民币,其中披露融资额同比增长243.7%。从今年的融资形势来看,前八月的数据已经无比接近去年一整年的成绩,或创历史新高。除了KKR、高瓴资本、华兴资本、南虹资本等老牌投资机构外,OPPO今年以投资深圳企业编程猫首次进入少儿编程赛道。除此之外,跨界的还有58产业基金和豌豆思维,分投奈学教育与和码编程。

从披露融资金额来看,该领域内深圳的头部企业“编程猫”以超24.05亿元的披露总金额位列少儿编程赛道的第一,排名第二、三的是“核桃编程”“Makeblock”。值得注意的是,编程猫2020年底金额为13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交易为该行业内最大的一笔融资,其又于今年1月完成数千万元的战略融资。此外,截止目前今年最大融资为核桃编程的2亿美元C轮融资,Makeblock最新一轮融资则是发生在2018年8月的C轮融资,最近两年都未有资本青睐。

WechatIMG9336.png

7月29日,编程猫母公司点猫科技一次性发布了8款编程创作工具和产品,其中包括2款企业级产品:“点程云”一站式编程教育SaaS解决方案、智慧教育点猫编程平台。

据悉,少儿编程教育产业链以上、中、下游进行划分,上游主要包括编程教育的软硬件技术支持、师资招聘及培训、产品内容支持等。中游主要是少儿编程教育公司,主要业务包括课程研发及课程辅导。产业链下游为终端客户,即B端学校和C端学生。

深圳点猫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双减”政策落地后,目前其重点放在加大投入B端业务,推出面向B端的“点程云”平台,面向正在从事或有意从事编程教育的机构,提供一站式编程教育SaaS解决方案,助力学科培训转型素质教育。

然而,少儿编程行业市场蓬勃发展的背后并非一片明亮。就在今年7月,好未来与IDG联合领投1.2亿元的知名在线少儿编程品牌傲梦编程爆雷。据悉,高额的营销成本和居高不下的履约成本使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而不可控的成本过高以及公司融资不畅是傲梦编程爆雷的主要原因。

行业壁垒如何破解?

一位自主创业的少儿编程培训机构业内人士杜峰(化名)表示,进行少儿编程校外培训课程的孩子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其家长为IT行业从业人员,清楚通过少儿编程教育可以锻炼孩子的逻辑思维,有助成长;另一种家长则是认为学习少儿编程可以提升孩子的各种能力,当然也包括其进行校内学习的能力。

杜峰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通过少儿编程的学习,主要是锻炼孩子们的逻辑思维、培养其思考习惯,提高其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和解决问题的应变能力,更高效的解决生活问题。 少儿启蒙编程课程不能与专业编程课程混为一谈,这是在各大培训机构的不断造势以及资本的助推下,给不少家长带来的曲解。

除了家长对少儿编程的认知度较弱或认知模糊以外,作为素质教育的“新秀”,少儿编程教育的行业壁垒始终存在:行业渗透率低、区域发展不均衡以及人才缺口大等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另一方面,记者了解到,受监管影响,与学科类培训机构一样,今年少儿编程机构们的信息流广告投放也经历了一定的限制,投放策略受到明显阻碍。

对此,深圳点猫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禁止广告投放也会直接影响少儿编程教育C端业务,这将更加考验机构的口碑与转介绍能力,需要机构自身产品能力及教研实力过硬,而少儿编程教育产品的研发需要长期投入,无法短期一蹴而就,对于要转型的机构而言也是一个挑战。”

而少儿编程教育的师资来源问题是一直以来的行业痛点。只有加大在师资引入、师资培训上的投入,从源头开始网罗人才,如与高校对口的计算机等专业进行招聘合作或招聘有工作经验的软件工程师等,才能在保证师资质量的条件下弥补人才缺口。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一些行业机构为了牟利还作出如过度营销、虚假宣传和制造用户焦虑等不符合行业规范的行径,给社会造成较为恶劣的影响。

去年7月,央视新闻《新闻直播间》和央视财经《第一时间》就曾点名核桃编程,曝光其利用教育政策变化、恶意曲解、夸大其词,只为“卖课”的行为。

WechatIMG9337.png

杜峰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当下应重点解决工具平台、课程体系、师资培训等核心问题。此外,编程教育的底层架构、应用平台的本地化和规范化以及教材的统一标准早日提上日程,才更有助于少儿编程教育的长期发展。

热度的提升也意味着市场将逐渐走向规范化。值得注意的是,“双减”《意见》的第13条指出,对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各地要区分体育、文化艺术、科技等类别,明确相应主管部门,分类制定标准、严格审批。依法依规严肃查处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未经审批多址开展培训的校外培训机构。

谈及未来是否会持续进行少儿编程教育的学习,董女士向记者表示:“我会尽量鼓励孩子坚持学习。但现在机构这么多,是不是还会选择现在所学习的这一家课程,我后期会多多去关注,综合考量一下。”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王敬 深圳报道

责任编辑:zN_3146